首页 > 使馆活动
驻比利时大使曹忠明接受比利时荷语《早报》专访
2019/11/04

  2019年10月30日,驻比利时大使曹忠明接受比弗拉芒大区重要报纸《早报》专访,就中比学术交流、孔子学院、涉疆问题等回答记者提问,阐明中方立场。专访如下:

  【中国驻比利时大使:“研究者不应污蔑中国”】

  导语:驻比利时大使曹忠明回应了中国向比利时大学施加影响的报道。本周我们得知,一名中国教授由于涉嫌间谍活动而被比利时禁止入境。“我希望如果比利时有确凿证据,应该告诉我们。”

  在阿斯特里德公主率比利时数百家企业访华的前两周,早报系列报道引起了中国媒体和中国驻比利时外交机构的关注。

  曹大使说:“我注意到比利时人为并不存在的威胁感到担忧。尽管比利时和中国不是盟友关系,但我们是全方位合作伙伴。中国不会对欧洲,更不会对比利时构成威胁。”

  那宋新宁教授呢?由于他参与中国情报部门的工作和招募,这位前孔院院长无法再进入比利时。

  曹大使说:“指控宋新宁教授涉嫌间谍活动,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应提供确凿证据,否则对当事人很不公平。比方如果掌握证据,应该告诉我们。”

  “中国在154个国家(和地区)建有548所孔子学院,其中6所在比利时。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想学习中文,孔子学院正是为了满足这种需要。因此,你的文章中表达的关切是不必要的,是没有根据的。”

  那么孔子学院为何到处关闭呢,里昂孔子学院关闭就是因为缺乏独立性。

  曹大使说:“绝大多数孔子学院运作良好,你不能根据某些特定情况一以概之。正如我们头上有很多头发,如果一两根掉下来不用感到担心。”

  最近的文章表明,有人担心中国在多个方面影响比利时的大学。这可能吗?

  曹大使说:“我要告诉你一则中国古代民间故事。故事讲述一个人午夜时分在月光下行走。他发现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个黑影跟随他。他感到害怕,担心会有鬼魂附身。他越走越快,但无法摆脱自己的影子,最终筋疲力尽。他所害怕的其实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威胁。

  一些研究人员真的感到了威胁。在中国被捕的一名法语自由大学研究人员非常害怕,都不敢与我谈论此事。

  曹大使问:“这是一位比利时研究人员吗?”

  我没有义务在大使馆面前透露这人的身份。

  曹大使:“是中国人吗?”

  我不会透露此人身份,这个人很害怕。

  曹大使问:“你文章中说的这件事我是第一次听说。如果事关中国人的话,我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如果涉及比利时人,比利时外交部门应与我们联系。”

  几名研究人员公开表明他们无法再获得中国签证。为什么?

  曹大使说:“我们没有遇到你所说的情况。我们根据签证政策核发签证,但迄未发现研究中国的学者无法获得签证的情况。”

  比利时的研究人员能否获签证前往“再教育营”进行研究?

  曹大使说:“首先,我们在新疆没有再教育营,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其次,比利时有很多研究人员访问中国。我们希望学者在中国进行客观公正的研究,而不是不负责任地开展研究,抹黑中国,甚至煽动分裂主义。”

  如果学者客观地认为职业培训学校相当于集中营,他们可以这样写吗?这未必就是抹黑中国?

  曹大使说:“我认为没有人比欧洲人更了解集中营这个概念了。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和集中营相提并论是极为荒谬的。这些教培中心传授技能,与集中营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希望研究人员和记者务必做出明确的区分,否则对我们在新疆所做的相关工作是歪曲和污蔑。学术界和媒体中充斥假新闻。我们希望在这方面能有公正客观的看法。

  大使馆致信法语自由大学,要求删除有关维吾尔族问题的文章。这是在要求进行(学术)审查吗?

  曹大使说:“那不是审查。去年年底,布鲁塞尔法语自由大学网站上刊登了某些研究人员发表的文章,所讲述的新疆情况并不属实。大使馆对此表示关切,因为我们不希望虚假信息误导公众,那样危害是很大的。我认为研究人员应该对所发表文章的真实性负责。”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