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发言人谈话
2018年8月30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8/08/30

  应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邀请,冰岛外交部长格维兹勒于尔·索尔·索尔达松将于9月6日至10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问:据报道,美国政府匿名人士称,中国给太平洋岛国提供大量贷款的行为会导致这些国家落入债务困境,美对此表示关切。与此同时,美国、澳大利亚、法国、英国计划在太平洋岛国新增设使领馆,并增加经济援助,以此抗衡中国在地区的影响力。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你提到这篇报道采访的是美国政府匿名人士。我记得日前特朗普总统发“推特”称,所有以“匿名人士”为消息源的报道都是编造的,都是假新闻。我不知道你说的这条报道符不符合这一标准。

  近段时期,的确有一些西方媒体炒作所谓的“中国债务陷阱”问题。我就感到很奇怪,同样是资金,怎么西方国家提供的就是“馅饼”,而中方一提供就变成了“陷阱”?这是不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

  我要指出,中方提供的有关贷款从来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我们高度关注受援国债务的可持续性,充分尊重受援国政府的意愿,把资金投向基础设施等受援国急需发展且存在资金缺口的领域,帮助有关国家克服发展瓶颈,增强造血功能,从而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改善当地民生,受到受援国政府和人民的热烈欢迎。

  我想奉劝有关人士,不要在别人埋头建路时自己忙着去“挖坑”,而应与中方一道,真心实意地为其他国家的发展多做好事和实事。

  问:美国白宫声明再次质疑中方在帮助解决半岛核问题中扮演的角色。美方声称朝鲜问题部分由美中贸易争端引起,朝鲜正因美中贸易争端面临来自中国的巨大压力。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很多人可能跟我有一样的感觉,美方这种歪曲事实、不负责任的“神逻辑”果然世界第一,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了的。

  连日来,我们已经多次重申了中国在半岛问题上的政策立场。我愿再次强调,中国的外交政策包括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的政策是明确、一贯的,具有很强的稳定性和连续性。希望美方能像中方一样重信守诺,为推动政治解决半岛问题发挥积极、建设性和负责任的作用。面对当前出现的一些曲折和困难,应该多从自身找原因,进行反思,而不是反复无常,诿过于人。

  对于美方各种花式“甩锅”,对不起,我们不想接,也不能接。

  问:据报道,今天,日方官员就中国外交部拒绝《产经新闻》采访日本外务省次官访华会见活动向中方提出抗议。中方对此有何回应?能否告知外交部拒绝《产经新闻》采访的原因?《产经新闻》的哪些报道是有问题的?

  答:我刚刚看到了法新社报道的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有关表态,我们对此不能接受。

  你昨天下午出席外交部记者会了吗?昨天下午来记者会的记者朋友都知道,昨天一名日本记者问到有一家日媒没去参加采访活动的问题,我当时不了解情况,答应会后去了解一下。从昨天下午一家日本媒体问这个问题,到今天上午《产经新闻》发表报道称中方“非法”拒绝《产经新闻》合法采访要求,再到刚才日方官员就此表态,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出非常生动的、活脱脱的倒打一耙的戏。

  在中国常驻的外国记者们都知道,任何重要外事活动的现场新闻安排,都是由驻在国和来访国双方通过友好协商,本着相互尊重和友好对等的原则确定,包括根据活动现场条件对采访人数予以适当控制,以保证采访活动有序安全进行。这点你们大家应该都不会有任何异议。(记者点头)同样,昨天下午的活动也是由双方商定采访安排。据我了解,《日本经济新闻》、NHK、《读卖新闻》在活动开始前一小时向外交部新闻司工作人员确认将准时参加,但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我很好奇,这到底是有关媒体自己的意愿?还是有什么人从中施加了什么压力、说了什么话、做了什么事?对此,我希望日本官方特别是日本驻华使馆给我们一个清楚的交代。

  至于你问为什么不让《产经新闻》采访,中国对外国在华记者采访报道,一贯是积极、友善地提供帮助和便利。大家来外交部记者会采访遇到过任何障碍吗?日本在华有28家媒体,约一百名记者,采访活动应该没有受到过什么限制或遇到困难吧。《产经新闻》称中方“非法”地阻止他们“合法”采访。我想问一下,北京有600多名外国记者,难道每一场外事活动都要允许600名记者参加,这才叫合法吗?如果不允许《产经》去,而别的媒体记者去了,这就是非法吗?或者允许《产经》去,而别的媒体记者没能去,这就是合法吗?所以,我觉得无论是《产经新闻》,还是日方有关官员,对这一问题都应有清醒、清楚和正确的认识。双方通过协商安排现场新闻采访报道的国际惯例应得到尊重。我们希望与各家外国媒体继续保持良好沟通,心平气和地讨论彼此的关切、希望或要求。中国外交部新闻司也愿一如既往地为各位外国记者朋友在华依法采访报道提供便利和服务。有什么问题及时来找我们,我们一定会予以很好地处理。

  你们共同社记者在中国非常活跃,工作非常勤奋,报道也很多。但坦白说,也不是所有报道都完全符合事实,令我们高兴和满意的。但是,你们的采访遇到过任何障碍或困难吗?没有?对不对?(记者点头)

  追问:关于日方官员就此向中方提出抗议,中方有何回应?

  答:我们不接受这种无理的抗议。日本政府应对自己的媒体进行引导和约束,要求日本媒体在中国或其他国家遵守驻在国法律法规,客观公正报道驻在国情况,多做促进日本和驻在国了解和合作的事,为此发挥建设性作用,而不是破坏性作用。这是一个基本常识,希望日方有关官员能认识到这一点。

 

  问:据报道,近日中方成立了最高人民法院国际商事专家委员会。你能否介绍一下成立该委员会的考虑?

  答:今年是“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五周年,推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面临重要机遇。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在今年7月出席“一带一路”法治合作国际论坛时所指出的,“规则和法治既是‘一带一路’走向世界的通行证,也是应对各种不确定性风险和挑战的安全阀”。中方高度重视“一带一路”相关法治保障与合作,将其视为“一带一路”必不可少的基础工程。我们与各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都明确写入“承担各自国际法义务”、“遵守国内法律法规”等内容,表明了“一带一路”建设既尊重通行的国际法,也遵守各国国内法的立场。

  继今年7月“一带一路”法治合作国际论坛召开后,8月26日最高人民法院国际商事专家委员会正式组建。这是“一带一路”国际法治合作的重要制度创新,将有助于推动公正、专业、高效解决国际商事纠纷,为“一带一路”建设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法治化营商环境,为各方更好地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更加坚实的法律支撑和制度保障。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进入全面务实合作新阶段,法治合作也站在新的起点上。未来,中方将继续本着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与各参与方一道进一步加强国际规则标准对接,完善法治保障体系,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高质量高标准推进“一带一路”建设。

  问:据报道,美国国会议员呼吁美政府制裁涉嫌侵犯新疆维吾尔族人权的中国官员。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如果一个人公正地、不带任何偏见地看待中国少数民族政策和少数民族享有的平等权利,就会发现中国少数民族政策和实际情况比美国好很多。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美国的人权记录》列举了美国在种族歧视和人权保护方面存在的种种问题。相关美国议员没有资格就少数民族问题对中国进行横加指责。

  中国政府依法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中国各族人民依法享有宗教自由。我们希望美方正视和尊重事实,摒弃偏见,停止采取损害中美互信与合作的言行。

  我还想奉劝那些拿着美国纳税人钱的美国议员,他们理应集中精力专注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服务美国人民,而不是整天瞎操心、干涉别国内政,充当“人权法官”,对别国横加指责,甚至威胁实施什么无理制裁。

  问:据报道,彭博新闻社主办的“新经济论坛”原计划于今年11月在北京举行,现在被迫转场至新加坡。有报道称,这可能与中美经贸摩擦有关。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请向论坛主办方询问。

  问:据报道,中国和梵蒂冈将于9月举行新一轮会谈,你能否证实?有关主教任命问题的协议是否将在10月签署?

  答:中梵之间保持着有效接触。中方对改善中梵关系始终抱有诚意,并为此作出了不懈努力。我们愿同梵方继续相向而行,推动双方建设性对话和关系改善进程不断取得新进展。

  问:据报道,在中国民航局要求在期限内将台湾的称呼改为“中国台湾”后,美国联合航空网页上中国大陆、台湾、香港都变成以“货币”选择所在地。台湾所谓“外事部门”的发言人称,对美联航这种“弹性做法”表示感谢。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航空公司网站涉台湾名称问题由中国民航部门具体负责,具体如何处理请问主管部门。

  我只想强调一点,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客观事实、基本常识和国际共识,也是任何外国公司在华经营的基本遵循。有关人士再怎么想要有“弹性”,也无法跳出一个中国的根本原则和遵循。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